来自 678彩票网登录 2019-01-10 08:52 的文章

大刀阔斧地操干起来大刀阔斧地操干起来

刚说完,就看到袁纵往嘴里送了一根烟,二话不说,直接亮出他那个土豪打火机。倍儿殷勤地惦起脚尖给袁纵点上,炫目的金属色泽在袁纵面孔上打出一道亮影。
   夏耀一把攥住王治水的手腕,“打火机挺酷啊!”
   “大禹哥送的。”
   夏耀抢过来欣赏了一番,瞬间觉得这款打火机是他的菜,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一阵。虽然他对宣大禹没那层意思,但也难掩嫉妒之心。
   “全球限量99只。”王治水臭得瑟,“你想买都买不到。”
   “你特么给我滚进去!”
   宣大禹走到王治水身后,示意性的在他屁股上端了一脚,然后像赶着小毛驴一样地轰着他往酒店里面走。
   王治水一边跑跟着前行,一边不死心地回头召唤。
   “大神,一会儿跟我合张影呗。”
   “……”
   四个人先到包厢里就坐,因为前段时间还闹过一场不愉快,所以气氛有些尴尬。谁的话都不多,就王治水一直没心没肺地在那瞎白活。
   “大神,我听说你们公司的保镖经常会被大牌的明星雇用是么?”
   “大禹现在准备投资一部电影,我准备演里面的男一号。假如我将来火了,当大明星了,能雇你当我保镖么?”
   “……”
   宣大禹扭头低吼一声,“你是不是没见过爷们儿啊?”
   王治水碎碎念:“见过爷们儿,没见过这么爷们儿的爷们儿……”
   终于,彭泽在几个电话的反复催促中推门而入,后面跟着异常扎眼的李小 骚,扭着胯就跟进来了。
   夏耀略显诧异,“你不是说带刘萱过来么?怎么换人了?”
   “你们都带男人过来,我带一个丫头多扫大家的兴,清一色的爷们儿聊着多带劲!”说完就拽着李真真找个位置坐下。
   袁纵就坐在李真真的对面,李真真坐下之后,眼晴几乎就没离开过袁纵。看他将一身正装穿出的粗扩豪迈感,看他腕上卡着的那块军表。偶尔被袁纵回视一眼,两个风骚的小酒窝若隐若现。
   彭泽问他,“你喝点儿什么?”
   半天都没听见李真真回应。
   扭头一瞧,李真真眼神顾盼风流地在某个人身上飘忽闪烁着。
   “你看什么呢?”彭泽的脸突然就沉了。
   李真真这才把目光移回来,随手在饮品单上一指。
   夏耀正式给大家介绍,“这是袁纵,那个……我傍家儿……”
   袁纵刻意忽略掉这个称谓,示意性的举了下酒杯,算是和大家打招呼了。
   然后夏耀又为袁纵一一介绍来的这几个人,从彭泽开始,“这是我经常跟你提的彭泽,打小一块长大的,从没分开过,几天不联系就惦记。”
   袁纵跟他碰杯,“以后电话少点儿。”
   彭泽先是一愣,而后赶忙笑着点头。
   “这个是李真真,他……”
   李真真直接打断夏耀自己介绍,“我22岁,大三学生,平时也兼职做模特,这是我的联系方式。”
   说完用两根细长的手指夹住一张带着香气的纸片,慢悠悠地插进袁纵的衣兜里。
   夏耀虽然看不惯李真真的那副招人样儿,但是朋友一起热闹,也不好意思表露得太明显。就没说什么,直接把眼神甩向宣大禹。
   “这个我就不用介绍了吧?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。”
   王治水在旁边补了一句,“对,连他穿内裤的时候JJ往哪边歪夏警官都知道。”
   袁纵的脸色变得煞是“好看”。
   宣大禹举杯,冷傲的目光直对着袁纵。
   “你要是敢对妖儿不好,我跟你玩命。”
   原本这话说得特别硬气,霸气外露,结果旁边传来了特别煞风景的“咔嚓”一声,把气氛全给破坏了。
   宣大禹阴测测的目光甩过去,王治水正因为偷拍袁纵被发现而一脸赔笑。
   “我特么弄死你!”宣大禹恨得牙痒痒。
   王治水也来了一段拉风的自我介绍.直接把手往桌面上一扣,四个手机一字排开。
   众人皆惊,刚才还拿手机发短信,什么时候被丫顺走的?这些手机里唯独没有袁纵的,王治水不是没偷,而是压根偷不走。
   饭菜一一上桌,酒杯相互对碰,房间里越来越热闹。
   王治水喝得最冲,频频跑厕所,跑到第三趟的时候,一个沉睿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   “我出十万买你的打火机。”
   王治水一扭头,男神闪耀着万丈金光,一激动差点儿白送了。
   “这个是大禹送我的,不能卖。”尚有一丝骨气。
   “我用手表跟你换怎么样?”
   袁纵腕上的手表肯定比王治水的打火机值钱,最重要它是男神戴过的,比签名、合影什么的诱人多了。说不定等将来袁纵的影响力大了,一出手能翻好几倍。
   王治水真是用枪指着自个儿的脑袋说出来的拒绝之语。
   “千金不换。”
   不过他今天遇到高手了,和袁纵隔着一米远,兜里的打火机不翼而飞。幸好他足够敏锐,迅速察觉到了,一把拽住袁纵的袖子。
   “把打火机还我!”
   袁纵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,“反应还挺快。”
   打冬机从掌心飞出,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饯,不偏不倚砸进王治水胸口的衣兜里,砸得他小心脏砰砰跳。
   再一次捶胸顿足,这么疼老婆的男人怎么就不是我的呢?
   袁纵进包厢的时候,夏耀又在吹嘘他最近如何如何顺,如何如何走运,惹来一阵炮轰。
   “你还顺?你看看你那眼角,到现在还没痊愈呢!”宣大禹说。
   夏耀满不在乎,最近扎堆来的好事早就把这么一点儿不顺心掩盖过去了。
   “不过脖子上的勒痕倒是彻底看不见了。”宣大禹又说。
   袁纵耳朵特别尖,一下就听到了这句话,问夏耀:“什么勒痕?”
   宣大禹突然一乐,“要说这事啊,真的挺二的,说出来你别……”
   “我有一件更二的事!”夏耀突然打断。
   众人都把目光转向他。
   夏耀开始忽悠,“上个
 
_分节阅读_76
 
礼拜我们办公室的小辉去检查痔疮,护士给他一个棉签,让他捅进菊花里再拿出来验,这孙子半天没从卫生间出来。后来跟他一起检查的人就问他,你咋还没拿出来?他说拿是拿出来了,就剩下一根签了,棉花落里面了。”
   众人爆笑,李真真也跟着凑份子。
   “这有什么?我还听说过一件更二的事呢!”
   看到袁纵又把目光转向李真真,夏耀暗松了一口气,这种事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为好。
   “我不是在同志论坛注册了一个小号么?那天有个直男来跟我讨经验,问我怎么判断自个儿是不是被爆菊了?他说他前天晚上和哥们儿喝完酒,第二天一早起来被脱光了衣服五花大绑在床上,屁眼儿还特别疼……”
   夏耀开始还饶有兴致地听着,后来越听越不对劲,一股凉气开始顺着脊柱往上爬。
   “你先等会儿!”宣大禹打断李真真,把脸转向夏耀,“我怎么感觉他说的就是咱俩的事啊?你找的那个经验人士不会就是他吧?”
   夏耀眼瞅着袁纵的脸开始变色,急忙心虚地推搡着宣大禹。
   “你瞎说什么啊?什么经验人士啊?哪才那么巧的事啊……”
   宣大禹还不死心,又把头转向李真真,“你的昵称是什么啊?”
   李真真眨眨眼,“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。”
   夏耀的脸瞬间就绿了。
   宣大禹一拍桌子,“不就是他么!你忘了?你还跟我说过他这个牛B的昵称呢,哈哈哈……”
   “不会吧?”李真声问道:“疼么?”
   夏耀一脸虚汗地摇了摇头。
   这一刻,袁纵的心软得一塌糊涂,巨大的幸福感将他席卷。两条手臂紧紧圈着夏耀的胸口,情不自禁的呢喃破口而出。
   “媳妇儿……”
   夏耀就是看不得袁纵柔情,心疼的样子,特别想对他说:来吧,爷们儿!我扛得住!甭有顾忌,甩开膀子开干吧!
   结果还没说,袁纵倒先开口了。
   “我会把我三十年的积蓄全部倾注到你的身上,我会狠狠地——操你!”
   呃……夏耀口风立换,”你先生我缓一会,让我……啊啊……“瓶子里所有的润滑油全部倒出,一个连根没入,差点儿顶到了夏耀的肚脐眼。跟着袁纵便开始缓慢地抽动起来,由浅至深,极度费力却爽得不能自抑。
   感觉到进出已经毫不费力了,袁纵凶猛有力的一顶。夏耀直觉得一股火焰从密口猛的擦至内部,在某个点被轰然引爆,爽得脑袋嗡嗡作响。
   完全和预想中那哭爹喊娘,血淋淋的场面大相径庭。
   除了一开始撑到爆的腹痛感,夏耀体会更多的却是逐渐升腾的舒服感。
   一种说不清、道不明,舒服到骨头缝里,让人全身酥麻的感觉。
   袁纵又是连着几个凶狠的撞击,夏耀绷不住发出带着哭腔的浪叫声。
   “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太爽了……”
   听到这话,袁纵眸中闪过凶骇之光,两条手臂紧紧圈住夏耀,大刀阔斧地操干起来。硬如钢筋的巨物在夏耀甬道里粗暴地穿梭,就像一台失控后无法停止的机器,追赶着夏耀扭摆的屁股玩命地顶撞着。
   火辣的电流绵延不断地在夏耀体内流窜,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在叫嚣着刺激,太凶猛的快感了,夏耀的头发根儿都快烧着了。
   “啊啊啊……爽死了……顶我……呜……”
   夏耀扭曲的面部表情看得袁纵相当过瘾,他疯狂地亲吻着夏耀的嘴唇,直接将他的浪叫咽进肚子里,再贯穿到身下的巨物上,更加凶猛地操干着。
   啪啪啪的声响和失控的淫叫声直接穿透地板和房顶飙了好几个楼层。
   男人听得湿了脑门儿,女人听得湿了内裤。
   谁尼玛这么牛逼?
   袁纵一只手使劲按压夏耀的腰身,一只手不停地上提夏耀的屁股,调整出一个相当银荡的趴跪姿势。跟着双膝跪床,抵入夏耀的双腿间,再次粗暴地顶入。
   “小骚屁眼儿真特么的紧……”
   袁纵激动得爆了一句粗口后,再掀一轮震天撼地的菗揷。大床玩了命地摇晃,床脚磨地发出尖锐的刺向,地板都不堪重负地颤抖哆嗦,差点儿把二楼的吊灯干碎了。
   夏耀虽然觉得这个姿势屈辱,但架不住更直接且更深入地刺激G点。开始还挣扎着不肯屈服,后来便将屁股撅得更高,迎合着袁纵的顶撞。
   “啊啊……别操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”
   袁纵嘲弄的口吻戏谑道:“不让操还把我JB夹那么紧?嗯?”
   说完又是一阵猛干,大手扒开夏耀的臀瓣,欣赏着紧致的穴口反复吞吐巨物的诱人模样,享受着军爷的“长枪”将粉色的嫩肉翻出来的的满足感。
   “不要……射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
   夏耀吃劲的手腕硬生生地将皮带爆
 
_分节阅读_77
 
出裂纹,腰身狂肆震颤,下面泄得一塌糊涂。还没来得及缓口气,又被袁纵解开手上的束缚,长臂一抱翻坐在了袁纵的身上。
   “先让我歇一会儿……”夏耀哀求。
   袁纵哪肯给他歇着的工夫?巨兽一离开洞穴就没着没落的,非得霸占着心里才舒坦。大手直接掐攥着夏耀的腰身,对着自个儿的巨物缓慢而磨人地往下按。
   在这个过程中,两个人同时扭曲着脸,享受着彼此交合的快感。
   “会动么?”袁纵问。
   夏耀别过脸不肯来,“没干过这事。”
   “爷教你,一学就会。”
   说着便用两只手托住夏耀大开的双腿,健壮的臀部自下而上狂肆地顶撞。顶得夏耀臀瓣震颤,双腿抖动,剧烈而高亢的呻吟着。因受不住过强的刺激玩命想挣脱,却被袁纵狠狠按压住两胯,挣扎得越用力操得越狠。
   “别……别别……我自己来……”夏耀哭求。
   袁纵这才松开手,由头夏耀自己慢慢找感觉,在几次蹲起尝到甜头后,夏耀结实的双腿撑起来,开始狂野有力地扭摆起腰身。
   这回是袁纵发出失控的低吼声,爽得五官扭曲,仿佛忍受了极大的痛苦。
   性感的纯爷们呻吟起来绝对另有一番风情,夏耀无比喜欢看袁纵被他勾的神魂颠倒的失态样儿。腰身更加肆意放浪地摇摆,两只手伸到袁纵的胸肌上大力揉捏着,屁股甩在袁纵的巨物上发出淫靡的啪啪声。
   “老子操死你!”
   一声气壮山河的猛吼后,袁纵一把将夏耀拽趴下,死死捆在胸口。然后臀部微抬,粗壮的巨物在夏耀穴口内一阵发癫的狂顶猛操,高频率的冲击感将夏耀逼得玩命哭叫。
   “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   袁纵舔着夏耀眼角的水雾,粗重的语气呢喃着:“小骚媳妇儿……小贱媳妇儿……”
   “不行了……又要来了……呃”
   袁纵在夏耀面部肌肉痉挛那一刻,突然将他推坐起,与他一同欣赏着硬物一股股喷射的淫景。然后粗糙的手指携一抹米青.液插入夏耀的口中,完全不给他任何喘息时间,身下再次迎来又一轮狂风暴雨。
   夏耀开始想躲开袁纵手指的调戏,但是下面被干得太爽,舌头就突然被逼得没有下限,开始舔舐起袁纵在他口中菗揷的手指。
   袁纵上面被舔着,下面被含着,简直爽爆了天。
   与夏耀十指交缠,猩红的目光直对着他,身下狂敛起一阵近乎凶残的顶撞,撞击的力度的频率已经超出了夏耀的承受力,逼得夏耀频频求饶。
   “还敢单独和别人一起喝酒么?”
   袁纵质问。
   夏耀说不出一句利索话,“不……不敢……”
   又一阵对凸点的极致碾压,将夏耀逼到欲仙欲死的地步。
   “还敢在别人家过夜么?”
   夏耀崩溃地哭嚎一声。
   “不敢了……”
   然后,袁纵直接将夏耀托抱起,两只手臂搭在他的腿弯处,站在地上干。这么一米八几的小伙子,袁纵竟毫不费事地晃悠着手臂,配合着胯下凶狠有力地菗餸。
   这种全身重心集中在下面那点的超强刺激更让夏耀扛不住,十个脚趾全部痉挛,手指在袁纵的后背上抓挠撕扯,情绪近乎疯癫。
   “哪个爷们儿操你呢?”袁纵粗声质问。
   夏耀几乎将袁纵的肩膀咬出血来。
   “袁……纵……”
   “你是谁的小骚媳妇儿?”
   “你的……”
   巨大的满足感将袁纵的意志力掀翻,手臂青筋暴起,身下迎来最凶残的一轮暴动。在两个人相继失控的吼叫声中,一股热流急窜至夏耀的体内。
   “啊——”
   夏耀躺在床上的时候,目光涣散,整个下半身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   袁纵故意逗他,“你不是也要来一炮么?”
   夏耀“身残志坚”地挺起双臂,反复尝试着爬起来,最终都瘫软回床上,然后再攥紧拳头爬起来,接着再跌回去,场景无比心酸。
   袁纵不挤兑他了,趴在他身上分享“洞房”的喜悦。
   “爽够了么?”袁纵问
   夏耀点头。
   袁纵又问:“还想再来一次么?”
   夏耀摇头。
   “可我还没操够呢。”袁纵狞笑。
   夏耀哭丧着脸,“下边疼着呢。”
   袁纵心疼地在夏耀的脸上亲了一口,柔声问:“哪疼?”
   “你说呢?”夏耀幽幽的。
   袁纵偏问:“屁股眼儿疼?”
   夏耀脸绷着不说话。
   “我看看操成什么样了。”
   夏耀急忙推搡,“别……你丫别碰我……”
   分开夏耀的腿,看到夏耀的穴口已经红肿,淫靡的秽物散布在周围。更要命的是,夏耀被他看得羞臊难当,一紧张内射的淫液从粉红色的密口滑出,赤裸裸地给袁纵上演了一场“中出”的银荡大戏。
   毋庸置疑,袁纵又提枪上阵,这次直接一枪给夏耀干晕了。
   然后袁纵又趴在夏耀的胸口,吃他的乳尖,揉他的大白萝卜,半昏半醒间将硬邦邦的巨物埋入他的体内,又一番粗暴的律动。
   硬生生地将夏耀干醒了。
   夏耀疼痒酸麻,难受得近乎崩溃,爽得歇斯底里。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电流在脑袋里面轰炸开来,眼前一阵白光,眩晕到濒死状态,接着昏迷。然后不知在哪一个时刻醒来时,发现自己还在被干……
   就这么在天堂和地狱里颠倒来回,在清醒和梦境间挣扎徘徊,直至彻底不省人事。
   “保证不会亏待你!”
   这七个字就像军爷胯下的七发子弹,弹无虚发!
  
   134昂贵的代价。 vip (4343字)
  
   第